中國風力發電網首頁

中國風力發電網

風電新聞

風電產業 風能 風力發電技術 能源 風電葉片

當前位置:中國風力發電網 » 風電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文

海上風電搶裝,供應鏈能否跟上?

2019-07-12  來源:中國風力發電網  [已有0人評論]  [有償投稿]
核心提示:6月27日晚,中廣核陽江南鵬島40萬千瓦海上風電項目完成首臺風機整機吊裝,按照計劃,首批20臺機組將在今年底并網發電,全部機組會在2020年底前并網。
中國風力發電網訊:當搶裝來臨,國內單薄的供應鏈體系能否跟上海上風電躍進之勢?
6月27日晚,中廣核陽江南鵬島40萬千瓦海上風電項目完成首臺風機整機吊裝,按照計劃,首批20臺機組將在今年底并網發電,全部機組會在2020年底前并網。
但并不是每個項目的進展都盡如人意。70公里之外的海域,廣東能源集團陽江沙扒海上風電項目正在進行風機基礎沉樁施工,該項目全部機組并網時間已經由2020年推遲至2021年。
2017年11月,陽江市就已經完成首批四個總裝機容量130萬千瓦海上風電項目的核準,按照陽江市政府的計劃,這四個項目將于2018年中旬開始風機吊裝施工,2020年底前全部建成投產。
但四個項目均未在2018年中實現風機吊裝,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延期。據eo記者了解,目前只有中廣核陽江南鵬島和三峽陽江沙扒兩個項目提出了今年并網要求,中節能南鵬島和廣東能源集團沙扒兩個項目進度不及預期,尚未提出并網要求。
焦慮的不止廣東能源集團一家企業。截至今年3月,全國在建海上風電項目規模已經達到1000萬千瓦,目前國內薄弱的供應鏈體系或難以支撐規模龐大的海上風電項目建設需要。而留給開發業主的時間極其有限,唯有在2021年完成全部機組并網發電,才能拿到較高的8毛5標桿上網電價。
當緊張的供應鏈體系遭遇搶裝,行業焦慮與漲價沖動并存。
政策加速搶裝
去年5月,國家能源局下發《關于2018年度風電建設管理有關要求的通知》,按照通知要求,2019年起,所有新增核準的集中式海上風電項目均應通過競爭方式配置和確定電價。
2017年下半年開始,廣東等省份開始加速推動海上風電發展,地方政府希望借助海上風電調整能源結構,帶動相關產業。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缺口逐年擴大,國家能源局正在推進風電、光伏平價上網,以減輕補貼壓力。而海上風電度電補貼在0.4元/千瓦時左右,大規模發展海上風電必然將擴大補貼缺口。
競爭性配置的本意在于通過競價降低海上風電上網電價,推動補貼退坡。但地方政府在最后半年時間里掀起核準狂潮,截至今年3月,全國海上風電核準待建項目已經達到4138萬千瓦,在建項目容量1000萬千瓦。而在過去五年時間里,全國海上風電累計并網容量不過369萬千瓦。
這些加速核準的項目希望繞過競爭性配置,以便拿到較高的8毛5的標桿電價。
今年4月,國家發改委價格司組織召開“2019年風電上網電價政策討論會”,各大發電企業以及主要整機廠商均參加了該會議。根據會議討論結果,2019年近海海上風電項目和潮間帶海上風電項目標桿上網電價分別下調0.05元,至0.8元/千瓦時和0.7元/千瓦時。并且要求2018年底前核準的風電項目于2020年底前完成并網,否則將參與競價。
有開發企業人士對eo記者表示,電價下調對項目收益影響巨大,上網電價下調1毛,開發企業的利潤可能減少一半。
5月24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正式下發《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對于2018年底前核準的海上風電項目,如在2021年底前全部機組完成并網,執行核準時的上網電價;2022年及以后全部機組完成并網的,執行并網年份的指導價。
有廣東省內開發企業人士表示,目前8毛5的電價對廣東省內的項目剛剛夠,下降的空間也不多。很多項目需要控制成本才能滿足國資委對資本金收益率的要求,有些項目的收益率只有5%—6%。
“早投產、早收益”的陸上風電、光伏搶裝準則同樣適用于海上風電。地方政府、開發企業以及整機廠商都對海上風電寄予厚望,沒有任何一方愿意輕易放棄8毛5的標桿電價。
供應鏈吃緊
盡管搶裝邏輯相同,但海上風電不同于陸上風電和光伏的是,有限的施工資源和風機產能嚴重制約其搶裝能力。
“現在工程能不能干完,就看誰能搶到施工資源。”上述開發企業人士表示。
在2019亞洲海上風電產業發展國際論壇上,據江蘇龍源振華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工程技術研究院副院長馮小星介紹,目前國內已投入使用、可用于風機設備安裝的(自升式平臺+半潛座灘船)約20艘左右,其中能力范圍240T—2000T。正在建造的自升式平臺約10艘左右。這些設備僅用來安裝風機來考慮,每個平臺/船每年可完成40—50臺左右風機。800KJ及以上能量的大型液壓沖擊錘共21臺,其中2000KJ及以上13臺,1000—2000KJ的5臺,800KJ的3臺。
有裝備制造企業人士對eo表示,一艘打樁船一年極限理論值能打50個樁,現有打樁船數量基本不可能滿足市場需求。
而廣東省內由于海況復雜,適應廣東海上風電建設的船舶數量更為有限。有施工企業人士表示,“廣東很多項目都是因為沒有船開不了工,或者是弄一些船過去,但效果并不明顯。”
金風科技總工程師翟恩地在第四屆全球海上風電領袖峰會上表示,按照目前水平,全國一年加起來的吊裝能力在400多萬千瓦左右,但已進入規劃要開發的項目容量遠大于這個數。
“這么多開發商,他們都有硬性任務,有的已經招標了,有的馬上招投標,政策嚴格要求2021年底要并網,這一臺沒有吊裝上,造成電價差別,這個錢誰來付?這是很難回答的問題。”翟恩地說。
除了施工能力,大兆瓦抗臺風型風機產能也是另一個重要的制約因素。截至今年3月,廣東和福建兩省在建海上風電容量達到632萬千瓦,占到全國在建容量的六成,廣東和福建均要求海上風電項目采用5MW及以上風機。
遠景能源副總裁田慶軍表示,65%的在建項目風機超過5MW,這意味著葉片長度要相應增加,161以上葉片目前國內具備生產能力的每個月就2套,未來產量可能上去,但是來得及嗎?
不過也有整機廠商人士認為,目前風機產能比較緊張,但整機的生產和總裝產能基本夠。“主要瓶頸在下游配套的鑄鍛件和軸承。”
在大兆瓦的海上風機市場中,集中趨勢明顯。金風、明陽和上海電氣三者占據的市場份額到2019年預計超過70%,前五幾乎占據了85%左右的市場份額。隨著訂單增加,整機廠家在供應鏈上優勢更加凸顯,排名靠前的整機廠對于上游零部件議價權增益放大。
漲價沖動
當有限的供給難以滿足龐大的市場需求,短期內市場價格難免上漲。以福建為例,其海上風電項目成本構成中,風電機組和風機基礎及施工的費用占到總成本的69%。
對于整機廠商和施工企業而言,其自身成本下降空間十分有限。
有整機商高層人士表示,目前無論是海工裝備、工程施工和風機設備甚至海纜,都沒有多大的降價空間,因為量沒有上來,傳導不下去,價格的傳導要有一個周期。
有施工企業人士認為,一條施工船的造價普遍在5—7個億左右,如果模式不變,施工降成本的空間并不大。
但搶裝進一步放大了整機廠商和施工企業的議價權。有整機廠商人士表示,“長期來看,海上風電隨著技術進步和成本下降,價格肯定會下降,但短期價格主要取決于供求關系。”
除了競爭性配置政策的影響,地方政府對項目工期的要求也進一步加劇了供應鏈的緊張程度。部分開發企業在拿資源時對地方政府承諾了吊裝和并網的時間。有整機廠商人士表示,廣東省內有業主在2018年底就開始加緊要貨,要求今年5月或6月交付多臺機組到現場吊裝,但這些項目的海上升壓站皆未完成建設,即使順利吊裝,也無法并網發電。
有開發企業人士對eo表示,現在施工企業也在挑好的項目干,江蘇的項目比較好干,福建和廣東的項目由于水深、風機基礎需要嵌巖施工,所以施工難度比較大。如果出現搶裝,“市場價肯定會漲的。”
在施工能力和風機產能的制約下,并不是每一個海上風電項目都可以搶裝成功,更多的項目需要充足的時間來依靠技術進步、成本下降取得立足之地。

 
 

(來源:南方能源觀察  作者:劉斌)

0條 [查看全部]  網友評論

名企專欄